民生>

农商行扎堆冲击IPO

2020-07-30 14:52:22城市金融报

  经济下行与疫情影响双重因素叠加下,农商行“冰火两重天”。一些体量小、资产质量不高、不良率高企、内控不严,案件屡发的农商行,成为区域性金融风险的隐患;而规模大、抗风险能力强、资产质量好的农商行,成为农商行的排头兵,扎堆冲击IPO。

  据证监会最新披露的申请首次公开发行股票企业基本信息情况表显示,有18家银行状态分别为已受理、已反馈或预披露更新,其中农商行数量多达11家。

  这意味着,A股市场里大型农商行将崭露头角。

  头部农商行资产规模“一骑绝尘”

  近日,上海农商行于证监会网站更新招股说明书(申报稿),拟公开发行股票数量不低于9.64亿股、不超过28.93亿股,募集资金净额将全部用于补充核心一级资本。

  上海农商行经营业绩稳定增长。招股书显示,2019年,该行实现营业收入212.71亿元,同比增长5.59%;实现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88.46亿元,同比增长21.04%。截至2019年年末,上海农商银行集团资产总额为9302.87亿元,已是全国规模排名第三的农商行。

  长期以来,数量众多的农村商业银行一直被贴着“规模小、盈利弱”的标签。但经过多年发展后,几大头部农商行的实力已不容小觑,其中以重庆农商行、北京农商行、上海农商行、广州农商行等4家最具实力,不管是规模还是盈利能力都已在同类银行中遥遥领先。重庆农商行资产规模已达1.03万亿元;北京农商行、上海农商行资产规模也接近万亿元大关;就连排名第四的广州农商行资产规模也高达8941.54亿元,领先排名第五的东莞农商行近一倍。

  除上海农商行外,重庆农商行已于2019年成功实现A+H股上市。广州农商行目前也在A股IPO排队名单中。北京农商行虽然尚未加入排队,但也在积极筹备A股上市。北京农商行在2019年年报中表示,2020年将对标上市银行标准,完善IPO工作机制和相关事项,夯实IPO基础。

  中小规模农商行摩拳擦掌排队候审IPO

  不仅几大头部农商行对上市表现积极,那些发展形势不错的中小规模农商行也在摩拳擦掌,希望通过登陆资本市场获得宝贵的资本补充机会。

  对外经济贸易大学银行管理系主任张海洋表示,由于众多农商行的发展均力足于本地,所以资产规模较大的不多。农商行一旦上市成功,不但会对自身资本补充有所帮助,也会对同类银行形成较好的激励作用。

  银保监会披露的相关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年末,银行业金融机构达4607家,其中农商行数量已达1478家,在银行业金融机构中数量最多,比重提升至32.08%。在数量扩张的同时,农商行的资产规模和盈利情况则呈现首尾差距逐步加大的迹象,排名头部的几家农商行无论是资产规模还是净利润,均比排名靠后的同类银行高出数十倍甚至过百倍。

  今年以来,尚未有银行成功实现A股上市,导致排队IPO的银行数量持续增加。证监会最新披露的申请首次公开发行股票企业基本信息情况表显示,厦门银行状态为已通过发审会,还有18家银行状态分别为已受理、已反馈或预披露更新。其中,排队的农商行数量多达11家,占比逾六成,最新的A股IPO审核状态均为“预先披露更新”。11家排队IPO的农商银行分别为:上海农商行、浙江绍兴瑞丰农商行、厦门农商行、毫州药都农商行、江苏海安农商行、江苏昆山农商行、江苏大丰农商行、安徽马鞍山农商行、广州农商行、广东南海农商行、广东顺德农商行。

  从地区分布来看,上述排队IPO的农商行普遍分布在经济较为发达的沿海地区,为本地农商行的发展提供了经济基础。这些银行虽然资产规模暂时有限,但业绩增长稳定,资产质量普遍良好。

  冲击IPO管控风险是“命门”

  金融业与风险相伴相生,风险管控能力是考验金融机构经营管理能力的“试金石”。

  纵观高风险农商行,普遍存在不良率高企和内部管理混乱的问题,这就需要农商行重点练好资本管理和公司治理两大基本功。

  化解不良有一条重要经验是,发展中遇到的问题,需要通过发展加以解决,不发展是最大的风险。

  为此,农商行需要树立发展是第一要务的理念,并且顺应高质量发展要求,摒弃过去的“规模情节”和赚“热钱”、赚“快钱”的冲动,把服务“三农”、小微作为立身之本,发展之源,并能“咬定青山不放松”,保持战略定力。

  其次,把资产质量放在首位,在存量不良上做减法,在信贷增量上做加法,并严控新增不良,避免出现“前清后冒”现象。

  再次,农商行防范金融风险,除了有充足的资本金,更重要的是健全体制、机制,完善公司治理。

  一些高风险农商行的股权管理通常会出现两种“极端”:一是股权高度分散,缺乏实质性的控股股东,导致“所有者缺位”,由于对经营者缺乏监督和激励,容易产生内部人控制,甚至产生严重的道德风险;二是股权管理弱化,难以遏制大股东越权干预金融机构经营,甚至指使金融机构向关联企业发放贷款,将其作为自身“提款机”。

  沉疴需猛药。

  针对部分银行股东资质不合规、股权管理不到位、违规变更股权等情况,农商行需不断优化股权结构,进一步丰富优质股东来源;针对“三会一层”所存在的“形似而神不似”问题,农商行需健全法人治理结构,切实发挥股东大会、董事会、监事会、管理层各自职能,确保高级管理人员组成合理、程序合规、决策科学、成效明显。

  在公司治理中,还需发挥外部监督。包括加强党的领导与加强公司治理的深度融合,强化“三会一层”履职监督和问责;金融监管部门强化金融机构“三会一层”的监管考核,并对不同地域、不同金融机构公司治理存在的问题实行差异化的监管政策。

责任编辑:金子 除新闻100度、新闻100度网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新闻100度立场